關於部落格







var count = 0;
var obj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object");

for(var i=0; i=2)
{
objs[i].style.display = "none";
}
}
}


var adslad=document.getElementById('flipPageDiv');
if(adslad) adslad.style.display='none';

  • 139765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0

    追蹤人氣

【光陰的故事 分集大綱 】第二十一集

一美因為覺得娟娟可憐,想到『愛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那種痛苦,真的很痛苦』,於是要毅源將心比心喜歡娟娟,毅源生氣指責一美的理論,比同情還要侮辱人。且他是真的愛茜茜,他的心也會痛也會流淚!一美被罵的完全沒有反駁的能力,只能呆呆目送…隔天,許毅源果然就交了一個新馬子… 娟娟聽毅源交了新馬子,就趕緊走到機車行,看見毅源結束工作,正要開口喚他時,愣住車廠裡,毅源的新馬子穿著短裙、低胸背心,蹬著高跟鞋一扭一扭的,毅源從機車的照後鏡的反射看到娟娟的身影,故意跟馬子玩得更瘋,娟娟看兩人嬉鬧,眼眶漸紅,眼淚還是忍不住流了下來。 村口馮媽位置上,這次換了娟娟,茜茜一路走到娟娟身邊,面無表情的看著娟娟,拿出了手帕,幫娟娟擦臉。娟娟像個溺水的人一樣,雙手圈著茜茜的腰,哭得抽噎。 終於到了比賽當天,朱媽一身珠光寶氣,旁邊的朱虹也是穿著蕾絲蓬蓬裙,頭上戴著亮晶晶的髮圈,整身簇新的,驕傲的走在朱媽旁邊,朱磊則是落後,穿著新西裝,尷尬的跟眾人招呼,笑著,揮手。大家搬出電視在院子裡等著看朱磊的比賽,輪到朱磊比賽時,大夥開心叫好,朱磊一開始演唱表現很好,可是因為朱媽一看到鏡頭在拍,忘情地直接拍手大喊朱磊加油,朱磊被這樣一攪和,全都亂了套,拍子唱得亂七八糟,當然比賽就這麼結束了…… 一美坐在村口替朱磊叫屈,因為現在大家都把六燈獎的事情怪罪在她和朱磊身上,可是誰會想在比賽的時候失常呢?毅源聽見一美為朋友的事情煩惱,也希望自己可以當一美的朋友,一美認真的問起毅源發生了什麼事,有人關著心自己,毅源心裡有幾分的感動。於是把心裡的話都告訴了一美,說著說著毅源低著頭顫抖著肩膀掉起眼淚,一美怔怔地看著,遲疑著,終於還是不能不管,伸出手拍著毅源的肩膀,安慰著…… 陶媽問起許媽出庭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,許媽卻說最後自己想了想覺得還是別去了。陶爸一聽心寬了不少,可陶媽還是認為應該要趕緊處理,至少把婚給離了,省得以後再惹事端。陶爸卻制止,說是人家的家務事。 夜裡,毅源載著許媽前往殯儀館,找不到許父的許媽才知道原來許父喝醉酒被人砍死了。陶家知情後,陶爸心裡開心,又聽陶媽說許父死前口袋竟然還有三萬元,陶爸心想一定是自己給的錢,可想不出法子要回來,後來轉念一想就把它當做善事,至少以後都不會有麻煩了。 復邦把毅源老爸發生不幸的事情告訴一美和茜茜,茜茜擔心,復邦有點吃醋,故意提到像那樣的老爸掛了,或許是件好事,茜茜聽了生氣認為復邦不可以這樣說,畢竟不管怎麼壞,爸爸還是爸爸,做孩子的心還是會痛! 一美因為沒有幫忙做家事,被孫媽責罵,一美覺得委屈走到村口嘴裡還念念有詞。毅源因為父親的死也坐在村口喝悶酒,兩人碰見,一美靜靜的聽著毅源說起他那不負責的老爸,說著說著毅源摀著臉,痛哭起來,一美見狀,忐忑的伸出手,摸著毅源的頭髮,溫柔的摸著。臉埋在手裡的毅源,被溫柔感動著,他伸出一隻手,握住一美摸著自己頭髮的手。此刻對一美、毅源而言,都是複雜的……毅源卻因為承受不起這樣的溫柔,猛的移開一美的手,一把抹去眼淚,搖搖晃晃的站起身…一美在後頭緊緊跟著。 夜裡,先是再美出來找一美,遇見復邦後,復邦也跟著找。眼看時間越來越晚,孫媽心裡越來越著急,還跟孫爸因為管教小孩的事情,起了小口角。孫爸隨後也出去找一美,朱磊得知後問孫爸乾脆廣播請村子裡的人幫忙找,孫爸擔心這麼晚了會吵到村子裡的人,也要朱磊趕緊回家。 黎明的海邊,海浪拍打著岸邊,寂靜的沙灘上有兩條熟睡的人影──是毅源和一美。一美側睡在毅源的手臂上,背對著毅源,睡的頗熟。毅源有點不安的問起自己應該沒對一美怎麼樣吧?一美打了毅源一巴掌,等清醒後才發現自己一個晚上沒回家,驚慌失措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